正文内容


记者调查 | 华东“钢贸圈”爆雷 供应商“跑路” 上海钢联损失净利或超上半年一半

admin 于 2021-01-11 09:04 发布在 新闻资讯  |  点击数:

记者 | 王飞

华东钢贸市场爆雷已近月余,上海钢联(300226,股吧)旗下的钢银电商也因此备受市场关注。市场关心的是,这次爆雷对上海钢联到底有多大的冲击?据知悉内情的人士介绍,这次爆雷对钢银电商造成的损失预计超过5000万元。上海钢联在半年报中披露,公司起诉了8家上游供应商,涉及金额达6501.02万元。

因为7月钢材价格的大幅变化,导致华东钢贸市场进行“期现套”操作的公司出现亏本以致“跑路”现象。这一事件直接波及上海钢联旗下从事钢材电子商务的公司钢银电商。有钢贸商在内部文件中称,华东钢贸市场爆雷事件,令其损失超亿元。

钢银电商是上海钢联核心子公司,因此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提问:以上爆雷事件是否会让公司亏损超亿元?上海钢联答复称,“公司在处理过程中可能存在一部分经济损失,根据目前情况判断,该损失不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以及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截至目前,上海钢联还未给出爆雷事件带来的具体损失情况。据《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向江苏某钢贸商了解,此次华东钢贸市场爆雷事件预计会使钢银电商至少损失5000万元左右。

上海能升等钢贸商“跑路”

上海钢联“受创”

在7月份,钢材价格出现了较大波动。上海钢联旗下Mysteel网(“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沙钢生产的螺纹钢(Ф12-14HRB400)在7月1日9点的价格为3700元/吨,之后一路上行截至目前约为3870元/吨。同样,期货市场的螺纹钢在7月初以来持续大涨。

不过,钢材价格的上涨让“期现套利”交易风险上升。期现套利本指某种期货合约,即当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在价格上出现差距(基差=现货价格-期货价格),通过低买高卖实现获利。通常情况下,基差为负值。据某公司内部文件,一些中小钢贸商通过上海钢银平台卖出远期热轧和螺纹期货,收取客户保证金后再去期货盘面做空,但因期货价格大涨而“跑路”。

《红周刊》记者向江苏某钢贸商求证此事,对方指出,目前“跑路”的期现套公司有上海能升、上海程瑾、江苏拓志和上海彤诺四家。其中上海能升在7月中旬率先爆雷,其他三家分别是在7月27日、8月3日和8月10日左右爆雷。

这四家爆雷公司均与钢银电商有合作。据该人士统计,钢银电商拟在上海能升和上海彤诺采购的货物分别约1000吨和2000吨左右,上海程瑾则比较少(钢银电商提前去催过货)。江苏拓志则是通过中间代理商与钢银电商交易,据其估计,交易规模可能在1万吨左右。“市场猜测可能涉及3万吨、5万吨甚至8万吨的交易规模。但不管怎样,目前江苏拓志可能是华东最大的一个‘雷’了。”

作为平台商,钢银电商之所以陷入其中,以上人士认为,主因就是钢银电商的交易模式,钢银电商是先收取采购商的货款,然后打给上海能升等供应商,本质上是钢银电商自己在做生意。“并且,钢银电商这种交易方式属于远期现货交易,不同于期货电子盘,是有实际货物交付的。除非钢银电商宣布自己破产或者‘跑路’,否则钢银电商只有全额赔付采购商的货款或者等价货物。那么,在这种情形下,若江苏拓志涉及的货物规模按照1万吨的下限计算,钢银电商损失的金额约为5000万左右。”

此外,上海钢联在2020年半年度报告的“其他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说明”中指出,“2020年6月下旬至7月底,公司陆续与上游供应商苏州宝日塑胶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前海花万里供应链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张家港古弘商贸有限公司、南通华铁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张家港莱昂德商贸有限公司、上海门真实业有限公司、杭州东控物资有限公司、张家港市滨宜贸易有限公司分别签署《电子交易合同》,由公司向上述上游供应商采购钢材。公司按照《电子交易合同》约定向上述上游供应商支付全额货款,但上述上游供应商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向公司交付货物,因此公司已分别于2020年8月7日、8月11日向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述供应商按照合同约定交付货物或退还货款,相关案件已立案,目前尚未开庭审理。”具体明细显示,上海钢联与以上8家上游供应商的诉讼,涉及总金额达6501.02万元,期后涉及金额达5964.50万元。

上海钢联披露的诉讼案期后涉及金额高于以上钢贸商预计数字,按照5964.50万元计算,华东钢贸商爆雷事件造成的损失占到钢银电商今年上半年1.26亿元净利润的47%,占上海钢联上半年归母净利的61.2%。目前,上海钢联持有钢银电商41.94%的股份。

与此同时,《红周刊》记者注意到,钢银电商正在提升原定的借款额度。据钢银电商公告显示,公司在今年3月30日定下了向置晋贸易、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下属公司钢联资讯等的借款计划,借款规模分别为不超过3000万元和5亿元。钢银电商8月2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这两者的借款规模分别被调整至不超过1亿元和6亿元,合计提升约1.7亿元。

“跑路”钢贸商成立时间普遍较短

钢银电商风控体系存有瑕疵

针对华东钢贸商爆雷事件,有多位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向上海钢联提问。网名“irm6622011”的投资者问及“公司在拓志事件中,在能升、程谨这些公司中涉及多少吨钢材?是否还涉及其他的爆雷事件?”上海钢联回复称,“公司子公司钢银电商与相关单位的业务往来严格按照相应的风控体系执行,为维护平台客户权益以及广大股东利益,若有重大风险事件发生,公司定会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包括但不限于提起诉讼等。目前,公司有个别商家存在交货风险,公司正在积极化解,妥善解决。公司在处理过程中可能存在一部分经济损失,根据目前情况判断,该损失不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以及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按照上海钢联的回复,钢银电商有良好的风控体系,但在线交易的钢贸商跑路事件却印证了这套风控体系存在瑕疵。

钢银电商在半年报的风险提示中表示,“公司开展的供应链服务业务,若出现客户违约,公司需要承担钢材处置或应收账款坏账风险。”同时其也提出了应对策略:“对于公司开展的供应链服务业务,钢银电商制定了严格的客户选择标准、信用评估及服务过程管理体系。”

针对供应链服务,钢银电商在回复全国股转公司关于其在精选层挂牌申请问询意见中表示,“钢银电商供应链服务业务本质上属于贸易业务,盈利模式系基于上游采购及下游销售的价差。”

以“订单融”为例,据其介绍,“订单融”具体交易流程包括钢银电商与客户签订物资采购申请协议及确认书并向客户预收部分货款(通常为货款总额的20%);钢银电商与供应商签订采购合同并全额付款后,货物发至钢银电商合作仓库并签收确认;客户可分期向钢银电商付款提货。因为其在中间承担了“中介”和“全额付款方”的角色,那么供应商的质量对其坏账率就会产生直接影响。

记者以供应商身份向钢银电商平台的客服了解到,供应商若想与钢银电商合作,需要注册资本在500万以上,以及有钢厂的代理商证明,同时在交易时缴纳3元~5元/吨的服务费。

按照以上标准,只要钢贸商满足注册资本额度和钢厂证明两项要求,就可以成为钢银电商的供应商。这给一些不合资质的钢贸商留下了“迂回”的余地,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的上海某钢贸商就此表示,“上述‘跑路’的公司本身就不是正规的贸易商,有的公司是在去年才进入钢贸市场的。”而天眼查APP显示,江苏拓志就是去年9月24日成立的公司。

另外,华东钢贸圈更像一个“熟人圈”,上述钢贸商向记者表示,“因为华东钢贸市场是一个很小的圈子,一家爆雷就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市场就会很谨慎,大家都会去催货。上海能升是个导火索,直接导致上海程瑾、江苏拓志和上海彤诺被迫‘跑路’。”

而据钢银电商财报显示,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集中在华东地区,并且占比在逐年上升,已由2017年的64.32%上升至2019年的65.31%(见附表)。因此,此次操作期现套的公司“跑路”,带给钢银电商的不仅仅是坏账增加风险,也有可能让其面临“信用危机”。钢银电商在今年半年报中提到,钢铁交易具有资金规模大、价格时效性高等特点,买卖双方对信息的真实性有很高的要求,若钢厂或贸易商在钢银电商平台发布不准确的信息,将会影响钢银电商平台用户对平台的信赖。

在华东钢贸商爆雷事件出现后,钢银电商涉及的诉讼事件也在攀升。据Wind数据统计,近一年以来,钢银电商累计涉及开庭公告41份,其中仅7月以来就有13份,获得裁判文书26份。具体涉及金额方面,据钢银电商母公司上海钢联统计,在去年8月至今年8月期间,上海钢联及其子公司钢银电商等累计诉讼、仲裁事项涉案金额合计为1.3亿元。其中,上海钢联及钢银电商等作为被起诉方涉及的诉讼、仲裁事项合计涉案金额为386.89万元。

钢银电商营收增速连续五年下滑

在以上不利事件频出之际,钢银电商新近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其是上半年新三板公司中的“营收王”,其237.99亿元的营收约是排在第二位的永安期货的两倍。不过,从同比增长来看,其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高达52.13%。

记者还注意到,在这之前的连续五个年度报告期,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也均出现了下滑。据钢银电商公告显示,2014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3.68亿元,同比增长438.55%。到了2015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1.97亿元,增速降至187.69%。在2015年年底新三板上市之后,公司2016年~2019年的营业收入增速更是连续下降至27.60%。另据Wind数据统计,在2019年,钢银电商的营业收入增速还高于其所属行业的平均水平,而到了今年上半年,其营收增速开始低于行业增速(见图1)。

不仅如此,在上市之后,钢银电商的净利润增长率、净资产增长率、总资产增长率等指标也出现了相似的情形。其中,截至目前,钢银电商仅有净利润增长率这一指标是略高于行业均值的(见图2)。

当然,钢银电商营收的下滑和使用新会计准则以及疫情有一定关系。根据钢银电商财报显示,今年1月1日,公司开始执行修订后的《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这导致了公司营业收入的大幅减少。另外,从所处行业发展来看,今年上半年钢贸市场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不利影响,钢材产品内需疲软。

但此次华东钢贸圈爆雷事件,预计对薄利化的钢银电商以及上海钢联的全年业绩都将产生不利影响。

(本文发表于9月5日《红周刊》)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